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人人小说 > 其他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七百六十九章 自证传说,牛鬼蛇神阻道!(7K合一,还有加更)

铮!铮!

两柄绝世神刀颤鸣,纷纷扰扰皆斩去,清清静静碎红尘!

“魑魅魍魉,也敢作乱!”王腾双眸顿立,森寒威严,他并指下劈,八方神光皆浩荡,奔涌百万里!

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中,百万里渊海皆一色,直冲霄汉,通彻天外万万

一指亦如刀,刀刀催人老!

在渊海众邪魔的感应中,这一指下无尽时光盘踞,浓缩循环,像是固定成了锚,永恒环绕在此

“他阻隔了魔气?!要将通道联通向放逐的时空乱流内?!”天仙层次的两罗在九幽加持下亦有着伪传说的威能,略微能窥见一二玄妙

仅于此,便使得他心头震撼,这生灵好狠的心!

若是这时空迷境成型,只要是自渊海底部走出的邪魔,都会被放逐至时空乱流中!

就是传说大能也要大费周折,乃至重伤。

一念至此,他一丝提醒的想法也无,转头便跑,一刻也不想在此停留

隐隐的,两罗甚至觉得出手的那人早已察觉到他的存在,只不过没有在意罢了,再留下去,说不得要遭劫!

哗啦!

时空迷雾笼罩而下,与封印禁法重叠在了一起,在既定的循环内有序流淌,修复着损伤,并联通向时空乱流的放逐之地

“此结界,像是青帝的手笔,融汇了道门与佛门的神通。”孟奇以残余气息推演,通过诸果之因还原了当年的几分因果

王腾颔首认可,这处结界确实很像是青帝所立,不知他如今去了哪里,还在追寻什么?

自中古以后,他距离彼岸应当不算太远,介于那一界限了

而今九幽大门未知,九灵元圣是否守在那里也是个未知数,或者说已经随着青帝离开了也说不定

“有此托庇,在大能们集体回归前,渊海异变应当足以压制。”孟奇同样留了些手段,便准备离去。

此番种种,亦是让他心中警惕,大劫将至,己身的修为也该大力提升了,原地驻足乃是自取灭亡

“这段时日,做好准备吧,天下不会宁静,一些大能将要提前回归了,大变在即。”王腾遥望了一眼天外星辰,淡淡开口

一言既出,天地顿生异象

无尽烽火燃虚空,狼烟阵阵!

孟奇一怔,好似听到了兵戈之音,杀戮之声在响起

瞬息之间,他明白了过来,骤然回眸道“道长,莫非你已然圆满,欲要自证传说?!”

王腾静默无言,目光扫过天外星斗,一颗颗,一簇簇,璀璨如海

他负手踏空而起,如若大势加身,带着一股迫人而深邃的气机,登天而去

黑衣沉寂,金纹古朴,最深沉与最尊贵的结合,便是悠悠苍天

“大变”孟奇心中震动,如此之快的便要自证传说,时不我待

莫非道长发现了什么,还是说,大劫之下必须如此,不进便是退!

呼啦!

狂风骤起,自渊海而起,飘摇难觅,穿过北地,穿过九州,穿过四海,穿过天穹,直达未知处

轰隆!

惊雷腾空,自天穹而落,照亮四方

道观内,天命道人无言望天,淅淅沥沥的雨水自面庞上淌过

他像是知晓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没有奇特的卦象,没有古怪的批词

唯有一声轻叹,回响万古千秋,肃杀悲凉

“天,要变了”

无尽虚空根源之地,真空家乡

第二法王,曾经的夜帝霍离殇正自莲台上站起,神色泛起涟漪,注视向无生老母神像耸立之处

当初的卷帘神使,便是自那里走出

此际,那里道道星河连接成片般的气息越来越强,越来越明显,最后忽然一敛,平静无波,走出了一位俊俏男子

祂脸白秀气,像是戏文里专门引诱大家闺秀私奔的书生,嘴角含笑,掌中托着一盏琉璃灯,灯芯静静燃烧,几有照亮三界十方之感。

“见过掌灯神使。”霍离殇轻松随意行礼,先前见过卷帘神使,此刻自然也显得自如;只是脑海内却转着别的念头:

诸天万界据说有三盏仙灯最是神妙,一盏化作燃灯上古佛,一盏在玉虚宫,一盏在道德天尊处,掌灯神使手里托着的这盏是哪一盏?或者是“后起之秀”,老母亲制?

掌灯神使微微一笑算是回礼,声音轻柔道“你是老母钦点的法王,潜力上佳,来日也有诸界唯一之时,不必多礼。”

霍离殇略有感触,这位掌灯神使似乎要亲和的多,到真像个书生游子,不知究竟是什么来头?

他只知晓对方是上古年间一位赫赫有名的仙人,后来抛去过往,不留姓名,虔诚侍奉无生老母

而“游子灯”据说彼时也另有名称,极其强横,毕竟绝世之物不可能突然就蹦出来,即使最新才炼制成功,也会有种种异象出现

“不知神使提前归来所为何事?是否与卷帘神使类同,也好让我有个照应。”他有些好奇,一位传说境界的神使还镇不住真实界的场子吗?

竟是还要让第二位神使也复苏,这是要席卷真实界,让大晋北周皆陷入真空家乡不成?

游子灯火星微摇,似乎照见了霍离殇心中所想

掌灯神使轻笑道“此番出世,却是因为有人要自证传说了,将打乱真实界的布局,令不少大人物都是不满,故而有此一劫。”

自证传说?引得大人物不满?

霍离殇先是一惊,旋即立马就想到了那位天榜第一的玉皇

若说当世有人要在此时自证传说,恐怕也唯有他了,毕竟两年前那场与传说大能的血战还历历在目

一年前他的气机便足以横扫寰宇十万光年,现在谁也不知晓,他究竟强大到了怎样的程度。

掌灯神使继而道“玉皇牵涉众多,大人物们彼此有所顾忌,不能肆无忌惮窥视,推衍也会受到干扰,但他如今将要自证传说,自然不可坐视,休说老母,就是另外几位也很不满,将出手干预。”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霍离殇已然能够感受到这轻飘飘的话语中究竟蕴含了多么深沉而可怕的寒意

此番,将不止有老母一位大人物阻道!

这可是天意般的存在,竟然也将齐齐出手干涉当世生灵的道途,不得不让人惊异

如此桎梏之下,那人真的能成功吗?

心中念头急转,霍离殇脸上却浮现笑容,沉吟了一下道“天数无常,那玉皇最善布局坑杀敌手,表现出来的不一定为真实,指不定已经暗中证得传说了,神使还需小心。”

掌灯神使笑容不减“老母乃是天意,祂说没有,那便没有;再者言,传说哪里如此容易能证的?不知多少走到最后一步的天仙困死在‘我之为我’上;传说,嘿,他还在路上。”

说完,掌灯神使一步迈出,消失在了真空家乡

另外一边,未名之地

虚空有禅唱,心中有灵山,白莲朵朵盛放,汇成莲台,上方坐着一位笑容可掬的男子。

他面容似赵谦,神似庙内供奉的未来佛弥勒,此际双手合十竖于胸前,淡淡道“南无阿弥陀佛,天数有缺,自当降以人劫,我佛慈悲。”

下方,无数信众匍匐叩首,虔诚无比,皆是呼喝唱道“南无阿弥陀佛。”

冰雪仙宫内,一具具青铜棺柩自虚空中跌落而出,内里传出阵阵阴冷嘲笑之声

“可惜啊,你太过急切,生生犯了两大忌讳;祂们不仅要拖缓你的脚步,更要知晓,上古那一日,天崩之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张古拙而清癯的面孔显化而出,两只眼孔化作最初之恶,流淌着深深的邪异

此刻仰天大笑道“今朝,天意在我!”

呜~~

地府的阴风总是这般低沉,自虚幻中吹向真实,带起点点涟漪

十殿内,阎罗王,转轮王皆是显出身形,神色各异,似乎在等待着酆都大帝的旨意

“这是何意,有什么好犹豫的,他若是要自证传说,吾等也阻止不了,阎罗王而今也才恢复到传说边缘的修为。”楚江王轻哼,并不想参与到这滩浑水中

转轮王轻敲手背,不喜也不怒,面上看不到神色

阎罗王环顾一眼,微微摇头道“我们与他的交易已经结束,算不上盟友,也谈不上敌人,可以阻道,也可助他成道;全在大帝一念间。”

闻他此言,余下阎罗也不好说些什么,便颔首闭目,等待着旨意

片刻后,一道磅礴意念降临,引动了地府的生死权柄,化成四个沧桑古字排列虚空

“静观其变?”阎罗王轻声诵念,心中微微松懈,倒是与他所料不差

静观其变!

酆都大帝的旨意降临,两不相帮

扎扎扎!

某种隐秘之地,隐隐有清净灵光与邪恶魔意翻涌

在其间,却有一口青铜棺柩颤动,传出阵阵捶打嘶吼之声

“天道!!!”

在祂之后,有着一尊盘坐的身影,背对万物,默不作声

天,要变了!

真实界,玉皇山顶

云海无边,枯荣自立,前望烟雨楼台,后有红尘纷纷

王腾穿着玄黄衮袍,头带平天之冠,冕旒垂下,挡住颜面,气息沧桑而古老

他双目平和漠然,如在俯瞰,带着淡淡的豪意,轻笑道“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轰隆!

一步迈出,犹如雷震,整片苍穹都在摇曳,伴随着脚步而颤栗

伴随着他的脚步,一股冲破界限的气机骤然翻涌而起,瞬息破碎十方乾坤,冲入星海之间

熊熊!

无边光焰环绕,像是有着一片全新的星系在诞生,孕育无数大日恒星,寰宇十二万光年之内,皆是一片白金之色

纯白炽烈,淡金尊贵

至高至大,即为天

噌!

霎时间,寰宇有感,踏入天仙层次的生灵无一例外皆是被惊动,愕然望来

这个时间,有人自证传说了?

为时尚早,这是要抢在大能们回归前定鼎乾坤吗!

嗡嗡!诸多隐秘之地内,目光一束接着一束的亮起,直指真实界

直指玉皇山,直指那道身影!

玉皇登天,自证传说!

十方俱震!

王腾只身踏天,双臂张扬而开,如若怀揽整片乾坤

“大劫降临,唯一争!”

不进则退,不胜便死!

多少事,从来急;

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轰隆!无上气机煊赫,映照万古千秋

时光长河显化足下,自过去踏足当世,由当世横渡未来

此身,便是源头!

而真实界半空,氤氲浮现,一重又一重,满是残破与死寂,最高处朦朦胧胧,难见望见。

“仙界横空?”真空家乡内,闭关的渡世法王突地站起,愕然望向外面,“这是自证传说的异象!”

这一望,他的目光便凝固了,只见半空浮现一重又一重的氤氲,恰似九层不同天地,除了最上朦胧难见,每一层里都充满破败,能见倒倾坍塌的亭台殿阁,散逸着飘渺至高之感。

这是正道传说必然出现的异象,因为传说是升华本质,转为九重天这种高层次状态,气机牵引,仙界乃现,若是邪魔阴鬼,则为“九幽降临”。

“有人,有人自证传说了?真如掌灯神使所说那般,是玉皇!”第二法王霍离殇目光一怔,充斥着震撼之意

自己方才地仙,他就要自证传说了!

真实界内,万万生灵有感,皆是昂首望天,望向那北方天穹,望向那北斗汇聚,紫微高悬之地!

自中古霸王以来,历经几万年时光,终于有强者自证传说了!

传说者,诸界唯一,是为大能,哪怕上古,也是数量不多,今时今日,谁逆破了天地限制,要成就万界来朝的传说大能?

根据古老典籍记载,自证传说者有着三类异象,一是都会出现的“仙界横空”和“九幽降临”,表示有强者达到了传说的要求,正在突破,但不一定能成功

二是经历考验,终于推开“传说之门”时的异象。根据各人武道、本性等不同,异象皆有所不同,数量最是繁多,有“三界飞雪”“银蛇乱舞”“九日同出”“功德延寿”等。若出了第二类异象,表示突破成功,将有新的传说大能出现。

典籍特意说明。第二类异象有些极其稀少,昭示着突破者的强横特殊或积累深厚,比如“万佛接引”,“枯荣菩提”,“改天换日”,“紫气东来”,“金灯万载”,“星星之火”等,日后往往能到天尊级数。

等到完成蜕变,成为传说,则会出现第三类异象,同样因人而异,但数量只有几种,普通的“万界来朝”,佼佼者的“众星拱月”,强极一时的“星耀成海”。

“据说中古霸王证见了‘仙界横空’‘改天换日’‘星耀成海’三种异象……”**仙界内,当代玄女神色复杂,望着北天紫微方位的那道身影,幽幽一叹

不知,这位天帝再世,于上古天塌之时接引天庭众神的玉皇,会证得几大异象?

三霄岛上,万年不散的氤氲突然消解,露出了巍峨山峰、精致殿阁和幽暗莲池等,碧景璇站在池边,微抬头颅,望着半空异景,自言自语般道:

“仙界横空?”

她的语气有些错愕和惊讶,似乎未曾料到王腾这般早便见传说异象。

距离当初相见,也不曾过去几年光阴,她成就天仙,对方却自证传说,当真是一马当先,只留背影与足迹

南荒深处。

齐正言走出了学宫,打扮与普通老师没有区别,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喜意,感慨看着半空异象。

“这才多久?那位玉皇便要自证传说!”他身后的黑甲魔圣颇为震惊。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齐正言握拳,神色隐含激动

洗剑阁

某间静室里,正神游诸界,勘我之为我的苏无名亦睁开了眼睛,一汪深湖,不见半点涟漪。

画眉山庄之中,陆大先生放下了手中花锄,闭上了眼睛,以心感受仙界的独特,传说的独特,印证自身。

纯阳宗内,正在敬拜道德天尊神像的冲和道人手持黄庭,焉然回首望天,感受到了那股诸界唯一的气息,熟悉而强势。

“是他吗?”他们内心都闪过了这个问题。

真实界内,众人翘首,既震动又期待,有种见证了历史的感觉。

此际,流云散尽得见日,不见东起,只见西斜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哧!

虚空开裂,俊俏书生般的掌灯神使走出,他披洒着温润明黄的灯火,仿佛远在界外,悠然旁观。

他神色温和,灯火摇曳,似乎一下膨胀了起来。

熊熊!

瞬息而已,那股诸界唯一的传说气机便喷薄而出,轰鸣真实界

万灵有感,玉皇证道之时,有传说大能阻道?!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响遍天上地下的禅唱声中,又是一道身影走出,荡漾开雄踞无数宇宙的传说气机

他身材高大,披着灰色长袍,双眼淡而无色,气质庄重严肃,胸口挂着一串巨大的念珠,每一个都仿佛白骨头颅,闪烁着琉璃金光,满满的神圣之感中透出凶蛮残忍的意味。

罗教,卷帘神使!

“又一位传说?!”有生灵惊呼,这怎么可能!

当世哪里来的两尊传说大能,远远没有到祂们复苏的时候!

“无生老母座下神使,提前归来了。”昆仑山玉虚宫内,顾小桑神色凝重,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罗教竟然回归了两尊传说大能!

要阻玉皇证道,成就诸界唯一

“两位传说···”孟奇心中一顿,这才真正明白了当初无尽渊海内王腾那句话的含义

大变!

真正的大变是提前回归的传说大能!

他没有犹豫,左手一提霸王绝刀,直接穿梭虚空来到了玉皇山下

天穹之上

王腾被重重异象包裹,足下是奔流不息的两条长河

时光与命运,在此刻交汇归一

“不得不说,你真的是天纵之姿,能如此之早的自证传说,可惜,一意孤行,终究是犯了忌讳。”

掌灯神使傲立云霄,托着灯盏,光芒遍照十方诸界,点亮了周围的幽幽暗暗,宛若末日来临时引导游子归家的慈母善神,静静等待着,凡有火芒处,皆能见灰烬洋洋洒洒飘落,不知来自何方。

他虽然是上古年间就得道的仙人,侍奉老母后更是再有进益,距离造化不过咫尺,但提前苏醒终究不复巅峰,如今只有传说实力

此际,他状若感慨,但扬手间已是布下了“十方游子琉璃界”

没有丝毫小觑对方的意思,卷帘神使亦是迈步,手中显化一杆禅杖

“若只有你二人,不够。”王腾漠然俯瞰,双目仿佛倒映着星空,密密麻麻皆是璀璨,而每一点璀璨似乎都是一道人影

他仿佛不是在看两尊传说大能,而是在俯瞰两个世俗凡人!

两尊传说大能,不够!

卷帘神使不语,无色的眼眸中只有平静

轰!

此刻,王腾体内传出剧烈声响,像是勾连了无数宇宙,有全新异象在孕育

噌!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此刻,一只缭绕着魔气的手指从虚空戳出,不闪不避,直接粉碎重重波光,一指点向了王腾的眉心

轰隆隆!

刹那之间,有轰鸣之声自过去传向当世!

一颗颗璀璨恐怖的古老星辰由远及近,结成了斗状,那是曾经诞生于仙界的“北斗”!

北斗此时仿佛一架銮车,在没有车夫的驾驭下飞驰而来,“车上”纯白之光腾起,结成了漫无边际般的神圣华盖。

九龙拉銮,北斗为驾,星君驭车,天帝出巡!

“魔君!”在那战车之上,心圣化身大喝,气机已然在九重天权柄加持之下达到了伪传说的层次!

咚!战车临近,自过去驶来当世,直接与魔君一指对撞,迸发惊天动地的大溃灭

轰隆!

这方天穹直接破碎,域外星空显现,持续崩溃往下,整个星域四分五裂,飞入了寰宇深处,化作微小星辰,绽放出璀璨光芒。

两者对击之原本所在,化成了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渊,翻滚出九幽魔气,竟是形成了又一个无尽渊海。

“哈哈哈!玉皇,今日我便是你的劫!”一阵森冷大笑传来,转瞬之间,又是汇聚诸多宇宙之力的一指点来,粉碎虚空,魔乱万世!

呜呜呜!

真实界忽地昏暗,四周如有哭声,风很腥,血如雨。

无穷高处似乎将有恐怖之物降下,即将打向那根手指。

但那手指周围层层魔境凸显,无数邪魔欢笑,九幽之力沸腾,与之相抵消,令其不受影响的点了出来

魔君!

不知什么时候提前苏醒了一具魔身的魔君!

祂果然来了!

“又一尊传说大能,创立原始魔道的魔君!”

“天呐,足足三尊传说大能,这是要阻道啊!”

“这世间究竟怎么了,怎么会提前归来如此之多的强者?”

万灵惊惧,这才是真正的大变!

一连三尊传说大能现世,谁还能在此围杀之下证得传说?

“天意,并不只有一位···”玉皇山顶,王思远立身枯荣菩提下,神色明暗不定,五指紧紧攥起,眼底火焰愈发剧烈

与此同时,心圣化身手持光阴刀,好似联通无尽宇宙的光阴长河,无始无终,猛地怒斩而出

身周赤青黑白紫金六妙之力大放光明,勃发无量威能盘绕刀身,似可冲刷一切,洗涤万道

无声无息间,光阴刀已然复苏到了传说层次!

面对这堪比传说大能的一刀,魔君自是不会硬接,手指退出,现出完整模样,这是一条手臂,长着六根手指的手臂,散发着灭天灭地灭神般的气息。

手臂抽长,化作黑袍老者,容貌与魔君头颅有几分相似,正是他的“六灭阎魔身”,提前苏醒,特来阻王腾成道!

“传说级数的神兵,加上权柄加持的伪传说化身,倒是能压制住我一人,那么祂们呢?你又待如何?”魔君冷冷笑着,向驾驭北斗战车的心圣化身逼近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不识天数,自当有劫罚降下。”掌灯神使与卷帘神使一声轻笑,齐齐迈出一步,直接出手!

熊熊!灯火席卷寰宇,淹没恒星,淹没星系,淹没宇宙,焚烧成空!

哗啦!流沙河浩浩荡荡,自真空家乡而来,往无垠灵山而去,老母慈悲,灭世渡人!

两大传说攻杀!横推天上地下,谁人可阻!

世间,万灵早已失声,全然无法感受天外传递而来的混乱信息流,接连三尊大能出手已然击碎了他们的认知,哪里还知晓究竟会成怎样的结果

“道长!”孟奇大喝,霸王绝刀迸发无边狂雷,险些就要拔刀而起

游子之火焚煮星海,流沙河吞纳诸天星斗,两股强绝传说之力破灭寰宇,所到之处连银河都寂灭了!

霸道!强绝!诸界唯一!

这便是传说!

一人之身,便是无尽宇宙的加持!

云霄之间,王腾的身形愈发凝固,第二异象将出,全然没有出手的能力

这是人劫!亦是‘天’劫!

就在此时,伴着铿锵剑鸣之音,伴着混乱而破灭的气息,伴着两大传说的出手,一声声暴喝自四方传来!

“道友,我来助你!”

   云闪付高额信用卡办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人人小说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