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人人小说 > 其他 > 刺芒 > 第394章 下凡(下)

刺芒 第394章 下凡(下)

作者:亲亲雪梨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10-10 17:02:39

在换衣服的过程中,张垚垚终于找到了车钥匙。他把散发着腥臭味的衣服一股脑儿地塞进了硕大的红色塑料袋里,准备扔进垃圾桶。李晓问道:“可能你会觉得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不过我的确很好奇,你这身行头值多少钱呢?”

“没仔细算过,都是打包买回来的。”张垚垚说道:“在疫情以前,我还能去国外的时装周玩玩,遇到喜欢的衣服就买下来,所以跟国内外的大品牌关系还蛮好的。现在去不了了,所以在每个季度上新之后,我直接让品牌方给我寄几件过来。”

……

张垚垚看着李晓,笑吟吟地说道:“以前还有好几个品牌让我当模特,不过我爷爷接受不了,老人家思想顽固,总觉得考公务员、做正经生意才是正路,当艺人、模特,那些都不靠谱。所以,我只是跟那些品牌保持着很好的关系,他们也很喜欢我,有时还把样衣寄过来,让我试穿。模特还没穿上呢,我倒先穿上了。”

……

“打扰了。”李晓又一次意识到了他们之间的壁垒,说道:“给你穿乡下的衣服,真是委屈你了。”

“这衣服的确穿得不舒服。”张垚垚憨笑道:“不过,我人好看,只要我一穿,这些衣服就会被带火。”

此人自恋又自大,李晓只能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张公子,如果你要把衣服扔了,还不如给我,我洗干净了,挂在咸鱼上,还值不少钱呢。”

“破烂谁还要?”张垚垚说道:“要是真想卖,我可以给你收拾一堆。很多买回来的衣服我只穿过一两次,还有些在国内根本买不到,你挂在网上应该会火。”

“不用了,真的,我就是随口一说!”李晓很着急,他怎么就听不出她是在开玩笑呢?“就算我等凡人生活不宽裕,但是也没有沦落到捡张公子的旧衣服卖钱的地步。”

“哦哦,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有那么多闲置衣服,不能白扔了,还可以洗干净卖钱。”

李晓鼓掌说道:“恭喜张公子又学会了一项生活技能。”

张垚垚换好了衣服,又暖和过来了,准备回到自己车上了。李晓却阻止了他:“那对夫妻的火气还没消,你这时候回去,那不是自讨苦吃么?”

“可我的车还在那里,他们给砸了怎么办?”

“二十万都不放在眼里的张公子,还心疼修车的钱?”李晓说道:“车被砸了,总比人被砸了强很多吧?再说,如果真被砸了,你可以报警啊!”

张垚垚连连点头称是。

不知怎的,李晓对他的怨恨已经完全消失了。她原本以为张垚垚蛮横无理,嚣张跋扈,没想到他的性格变了很多,虽然身上还保留着纨绔子弟的习气,但是他还有一股不谙世事的天真气息,莫名……还有些可爱。

“还没问你呢,李大记者,你来这里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来取材的。”李晓不想让他坏了自己的好事,便简单地带过:“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替我妈道歉。”张垚垚很坦诚地说道:“他们的儿子肝上长了肿瘤,是我妈给动的手术,不过,手术过后,出现了感染症状,小孩的器官迅速衰竭,没几天就去世了。他们接受不了,就大闹了一场。我是近期刚知道的,所以打算替我妈跟他们道歉。”

李晓点了点头,说道:“很难相信,你妈妈会生出你这样懂事的儿子来。”

张垚垚当即不悦:“我是替我妈赔罪的,但是我不允许别人说她。”

“可我是个记者,我有责任揭露这些黑暗面。你妈妈做过那么多错事,你也知道啊!那为什么不允许我说出来呢?”

张垚垚说道:“算我求求你,先别写出来行吗?我妈虽然做过错事,但她也很可怜,她都已经生病了,别引导别人骂她了,行吗?”

“生病了就意味着无条件原谅她吗?那些得了绝症的死刑犯,就不用执行死刑了吗?”

“她得的是癌症!”张垚垚终于吼了出来:“我妈的确犯过错,但是她现在需要静养。她犯的错,我来弥补,你就不要给她施加精神压力了,行吗?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我要的不是钱。”李晓说道:“我只是觉得不替受害者发声,他们受的委屈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不过……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再考虑考虑。”

“那我先谢谢你了。”张垚垚无力地说道:“我妈已经在接受惩罚了。她是肝胆外科的大夫,可是她的肝上长了个肿瘤。好在她在医院工作,发现得很早,做个消融手术就行了,近期一直在静养。”

张垚垚又卖起了惨:“真的,我妈这两年一直倒霉,不停地生病。作为医生,她的确是不合格的,这点我承认。但是,现在在她生命的关键时期,李大记者能不能先给她一条活路?我们家好几个老人都是因为肝癌走的,我妈还让我做个基因检测,提早预防。唉,我哪儿有精力考虑自己啊?我得持续做好事,祈祷她能好起来。”

李晓无声地抚摸着方向盘,不知该如何作答。她确实想写这一篇文章,让读者、观众看清顾美荣的真面目,也把她背后的势力给揪出来。如果张垚垚说的是真的,那她还真不能做得太绝了。

李晓泄了气,趴在了方向盘上,说道:“我祈祷今天不要空跑一趟,可惜,还是一无所获。写不出文章来,我就赚不到钱。”

“我可以给你钱。”

李晓翻了个白眼:“你想给我封口费?对不起,本姑娘虽然穷,但是穷得有志气,不会向你的金钱出卖灵魂。”

张垚垚自讨没趣,不自在地抠起了手指头。车内的景象暂时成了一幅静止画面,曾经是仇人的两个人,居然能这样平和、且带着几分佛性地坐在一起。

“我是诚心诚意来道歉的,没想到被泼了一身猪血。来这里之前,我还期待着他们能放下仇恨,原谅我妈妈来着。看来,真是我太乐观了。”

“哎哟,张公子,你还知道问题所在啊?”李晓说道:“岂止是乐观,简直是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嗯?我看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只要做过错事的人一道歉,好人就会原谅他。”

“……可是现实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圣母心肠啊?你妈妈医死了他们的儿子,你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吗?死亡就意味着永远的离别,不管你再怎么想,都见不到了。你可以在你妈妈病床前尽孝,你妈妈能每天抚摸你的额头,可是他们一家呢?他们再也摸不到、抱不到自己的儿子了,那位妈妈只能捧着冷冰冰的照片,把眼泪流干。”末了,李晓问道:“张公子,你能体会她的绝望吗?”

不愧是名记者,说话就是有水平。几句话说完,张垚垚的眼圈也红了。他说道:“不能体会,但是我会尽最大努力去理解。”

“如果真是你妈妈的失误,那他们没有理由原谅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他们,你会不会有杀人的冲动?”

杀人?

张垚垚的确是因为他们想杀自己,所以才来找他们的。但是,在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这对夫妻的生活状态之后,他一点仇恨都没有了。他想做的,只是尽量补偿他们。

“谢谢你啊,李大记者。我不求他们原谅我了,我会尽自己的努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李晓把张垚垚送到了猪肉铺,让他自己开车回去。挥手告别之后,李晓不由得感叹命运的神奇,就在几个月前,他们还是敌对的关系,可刚才他们却像老朋友一样,推心置腹聊了很多。

没有素材,没法更新,也就没有钱可以赚。李晓心烦意乱,不过,这个小镇还有点儿名气,有一个年代久远的火车站,可以过去采采风。她把车停在路边,徒步走在废弃的轨道上。秋天已经很深了,天空蓝得纯粹,金黄的落叶纷纷而下。李晓穿着风衣牛仔裤,忍不住抬起头深呼吸了一口,这种感觉真是太治愈了。

“你没走啊?”

身后传来张垚垚的声音,李晓回过头,果然看到张垚垚正在向她走来。让她感到困惑的是,张垚垚明明穿了乡下服装批发店的衣服,但是却完全不像乡野青年。他迎着阳光走来,的确有几分名模的姿态。

好看的人,就算披个麻袋也能成为时尚,这话果真不假。

“张公子也没走?还在这里干嘛?”

“我刚刚在路边看到这截铁轨,觉得这里特别有那种复古的感觉。还有那边,那个破烂的车站,特别有年代感。以我敏锐的艺术嗅觉,我预感这里一定会成为一个出片圣地。”

张垚垚沉醉在自己的想象中,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算他认真工作,所以他的侧影还是很帅的。“我们可以在这里拍那种军阀和姨太太的照片,军阀要去打仗,姨太太舍不得他走,二人就在这里分别。姨太太就在这里溜达着等他,等到老死了,铁道都断了,他也没有回来。”

……

这语文功底,以及这直白到有些粗糙的表达方式,真是白瞎了这段艺术想象。

不过,比表达能力更成问题的是他的立意。李晓说道:“虽然你的想法很好,但是我不太建议在这里拍那种照片。”

“为什么?”

“这截铁路,是抗日战争时期,被我们自己人炸毁的。”

“为什么呀?”张垚垚瞪大眼睛,不解地问道:“好不容易修起来的,为什么要炸掉它?”

“……大概,是想炸死火车上的侵略者吧!”李晓伤感地说道:“炸掉这一段铁路,我们肯定也付出了很沉重的代价。”

“哦,原来是这样。”

李晓又指了指前面的火车站,说道:“那里有一面墙,墙上刻着当年的历史,所以,以我所见,这里并不适合拍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尤其是你说的那种。据我所知,那段往事在港城人尽皆知,就连我这个外地人都知道,你居然不知道?”

张垚垚虽然不好意思,但是很诚实地摇了摇头:“我历史不及格,我都不知道这里发生过战争。”

……

李晓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不想以教育的口吻训斥张垚垚一顿,而是苦笑道:“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你怎么不知道呢?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你应该是含着金汤匙从天而降的,要不我怎么说你是下凡来的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人人小说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