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人人小说 > 玄幻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逃离村庄

凶灵秘闻录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逃离村庄

作者:北极猎手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1-12 11:57:14

现实是残酷的,任凭何飞如何狠撞,房门仍然纹丝不动,说句实话,眼前只是面木质房门,按理说就算锁住可在他这番凶狠撞击下也早该被撞开才对,道理是这样没错,可结果却恰恰相反,不论他铆足多大力量也不管他撞击多少次,房门自始至终纹丝不动。

同一时间,卧室。

“啊!救命!救命啊啊啊!”

见同学久久撞不开房门,门内,赵成兵尖叫愈发凄厉,愈发响亮,整个人鼻涕眼泪肆意流淌,可也同样是这个时候……

“呵呵,呵呵呵呵。”

好似一只将老鼠逼至墙角而故意戏耍的野猫般,待欣赏够猎物的绝望恐惧后,女螝笑了,发出一串骇人心魄狰狞笑声,笑声中,女螝面容变化,表情变化,本就惨白扭曲的脸瞬间变得更为扭曲,彻底演变成一张骇人螝脸!

接下来,难以理解的一幕发生了:

碰!哗啦啦!

对面,刚刚还身体完整的女螝瞬间原地爆炸,如一枚内中装满清水的膨胀气球般啪的一声爆裂开来,一时间,房间水花扩散,水流飞溅四面八方,看似爆裂扩散毫无章法,但扩散后却仍有数条水流未曾散去,而是半空中突兀折转,旋即像几股由阀门射出的压力水流般直直冲向前方,冲向门前,冲向早已被吓得嘴巴大张呆愣原地的赵成兵!

数条水流从四面八方围拢冲来,最终涌进赵成兵身体各处,有的涌入左右双耳,有的涌入正中鼻腔,有的涌入其他位置,其中最大的一股则径直涌入青年嘴巴。

涌入,不断涌入,接连涌入,在赵成兵越睁越大眼睛注视中顺着喉管灌入腹中。

且水流永无止境,几乎无穷无尽,天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水!?

至于赵海兵……

他的模样变了,在水流疯狂且接连不止的涌入下眼球大半凸出眼眶,身体抖动愈发剧烈,抖动期间,脑袋、肚子、乃至整幅身躯更是已肉眼可见速度明显鼓起,愈发肿胀,像一枚气球般逐渐膨胀!

十几秒后。

爆!

哗啦啦!

门外,何飞听到了剧烈爆炸,连同一起的,还有阵阵水花声响。

然后,无声无息。

伴随着爆炸结束水流平息,卧室内,早先还极其剧烈的赵成兵呼救声停止了,拍门声停止了,所有一切重归寂静,任何声音都听不到了。

与此同时,何飞停止了撞门动作,随后整个人愣在门前,呆在原地。

仅仅愣了片刻,他便如突然察觉到某件事情般下意识低头看向脚下,看往下方门缝。

门缝,渗出些许红色液体,但更多的却是水,流淌不休的水。

见状,何飞慌忙后退,躲避着脚下水流。

至于水……

此刻,水流正沿着卧室门缝不断涌向堂屋,频频扩散流淌,直到覆盖一定区域,直到越来越大,再然后,一颗黑乎乎的东西开始出现,开始在何飞的愕然注视下从水里缓缓凸起,徐徐上升。

………

我明确记得自己是谁,我叫何飞,今年19岁,一名几天前还在现实世界认真学习的大学生,是个普通到丢进人堆便消失不见的寻常人,随着考试结束学校放假,我原本正带着行李坐车回家,不曾想半路却突发车祸,我自认为必死无疑,临死前内心曾狠狠咒骂过上天,接下来,许是我的咒骂被老天爷恰好听到,于是,被我破口大骂的上天决定惩罚我,不打算让我死的那么轻松。

上天把我丢进了一处我从未来过的陌生世界,这里有螝,有真实存在的螝,而我则需要完成任务,任务竟赫然是解决灵异事件!

让一个普通凡人去面对传说中神通广大的螝,这种惩罚确实比死还要可怕。

由于我是人类,所以我的本质是怕死的,不否认我的潜意识一直提醒我最好是主动出击解决问题,可在详细得知了村庄闹螝的恐怖真相后,我害怕了,退缩了,放弃了主动出击,转而在侥幸心理促使下选择了保守策略,希望能通过避水方式熬到最后。

结果,我的保守策略把我自己逼至绝境。

民宅堂屋。

陪衬着窗外雷鸣滚滚,搭配着外界暴雨瓢泼,水流沿细窄狭小的门缝缓缓渗出,逐渐蔓延,蔓延期间水汪内浮现黑色,一团黑色事物开始上升,随着黑色事物持续上升,最终,一颗人头,一颗沾满水渍的女人头颅清晰展现眼帘,被何飞与小霞双双看在眼里!

此刻,女人头颅正一边用血红眼睛盯着两人一边无声无息起伏上升着。

这是幕绝无仅有恐怖画面,更是幕代表死亡骇人场景,然而也正因太过恐怖太过骇人,正被惧意笼罩的何飞二人忽略了一个小细节,那便是……

就在两人心惊胆寒之际,水汪除浮现女螝外,边缘位置,一条微不可觉的小型水流亦突出水汪向外延伸,不断延伸,继而化为一条水线朝堂屋大门悄悄靠近着……

是赵环珍,赫然是化为女螝的赵环珍!

“啊!!!”

见此情景,更是在亲眼确认女螝身份刹那间,尖叫发出,本就被吓懵的小霞当场瑕疵欲裂崩溃尖叫,不怪少女反应激烈,毕竟这一幕太可怕了,虽然早知有螝,可当螝真正出现在面前时又有谁还能维持镇定?

少女被吓得全身颤抖惊叫连连,何飞也同样强不到哪去,随着女螝现露身形,首次看清女螝全貌的他顿时全身冰凉,四肢颤抖,一双眼睛更是大睁到极限,就这样盯着几米外缓缓上升的女螝,一时间竟也和小霞一样不知所措。

当然也不能说全是恐惧,作为一名擅长分析的聪明人,眼见女螝现身,惊恐之余,何飞还瞬间确定了两件事:

第一,从女螝借助水流现身客厅便可猜出卧室里的赵成兵十有**凶多吉少了,除赵成兵凶多吉少外,甚至连半夜离开的杨村长乃至陈婆都极有可能遭遇不测,招魂失败了,捞尸失败了,女螝没有获得释放,要不然女螝还会在村里继续肆虐吗?

第二,民宅漏雨了,绝对漏雨了,否则仅能用水杀人的女螝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原本无水的房子里?

将两点结合在一起,可得出一个结论,一个无可奈何的胆寒结论,那就是……

他何飞失策了!

女螝确实是水螝,也确实只能在有水的地方杀人,开始时何飞的应对策略也是可行的,下雨躲在房子里,只要不接触水女螝便拿他们没办法,而这亦是当初他为何明明不愿意消极躲避,明明不愿意耗时间但最终仍然选择这种方式的主要原因。

然而,千算万算,何飞却唯独没料到这场雨竟是场几十年难得一见罕见大暴雨!完全没料到暴雨竟维持如此之久,以至于连村长家质量颇好的房子都抵挡不住雨水渗入。

结果是什么?

结果是在还差几小时间便可拖到时间结束,熬到任务结束之际际,房子漏雨了,借助雨水,这只嗜杀残忍的复仇厉螝就这样堂而皇之出现在房子里,出现在自己面前!

女螝出现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死!

意味着只需在过片刻,自己就会和小霞一起命归西天,和早先那些倒霉的静桃村村民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话归正题,以上描述看似颇多,实则仅仅是在看到女螝时何飞大脑刹那间所冒念头,此刻,注视着女螝越升越高,下一刻,何飞清醒了,强烈求生欲竟促使他快速清醒过来,从刚刚的不知所措中恍然回神猛然挣脱。

刚一挣脱,大脑亦瞬间给何飞发送了一道信号,一道前所未有警告信号:

快逃!否则你会死,百分之百必死无疑!

遵循着脑海警告,加之极不情愿被螝杀死,何飞动了,突然动了,顾不得替赵成兵难过伤心,一把抓住身边小霞,旋即二话不说拔腿就跑,径直朝堂屋大门狂冲而去。

哒哒哒哒哒!

何飞将速度提到极致,拉着小霞冲向房门,抢在水线抵达房门前脱离现场奔抵外界。

哐当!

撞开房门,何飞与小霞就这样双双奔出堂屋,双双冲入大院,直接来到雨的世界,水的海洋。

何飞没疯,也没傻,他当然知道外面是暴雨,然而这又能怎么样?如今民宅漏雨,女螝亦身在房中,进入雨中虽极度危险,可要继续留在屋里的话,赵成兵便是前车之鉴!

(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我要挣扎,我要反抗,反抗到最后一刻!)

(更何况……)

(我也并非毫无希望,至少,我还有一个猜测,一个虽不确定但事到如今却已不得不尝试,不得不做的生路猜测!)

啪嗒,啪嗒,啪嗒!

于是,就这样,怀揣着极度不甘,维持着脑海思绪,何飞冲进雨中,任凭冰冷雨水浇遍全身,就这样一边拉着小霞一边拔腿狂奔,先是跑出大院,其后沿村中大街肆意疾驰。

二人越跑越远,不多久,身影隐没远方,消失在暴雨之中。

凭借奇快反应神经,何飞带着小霞逃掉了,双双抢在女螝动手前逃离民宅越跑越远。

但……

这只是暂时的。

试问在一处完全由女螝统治的水之世界里又有谁能真正意义逃出升天?或者说立刻死亡和多活一会在死,两者有区别吗?

民宅堂屋。

赵环珍现已完整显露身形,目前正一动不动竖立门前,她,面无表情,毫无反应,除不断有水沿身体滴落外,整幅身躯就像是一尊雕塑般凝固现场,唯有一双血红眼珠紧前方,盯着二人逃跑方向。

十几秒后,女螝嘴角微扬,惨白的脸孔浮现笑容,与此同时一串低语则也在女螝未曾张口的情况下凭空回荡现场:

“全部都要死……全部都要死……所有人都要死……”

“死!!!”

然后,女螝变了,在猛然发出串响彻天际的刺耳尖啸后骤然发生变化:

哗啦!

伴随着厉声尖啸,女螝身体瞬间爆裂,散落成密集水花,但水花并未散去,反而在下一秒重新汇聚,再度组合!

半空中,每一滴水珠都在自行移动,每一条水渍都在旋转沸腾,此刻,这团突兀爆裂的水花正汇聚旋转,正上下翻腾,以严重违反物理定律的方式快速发生着惊人异变。

数秒后,赵环珍不见了,水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赫然是头颅,一颗足有四五米高的庞大女人头颅!

头颅漂浮半空,悬浮雨中,整体呈半透明状,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颗由水组成的庞大头颅!

接着……

头颅闪电而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眨眼间冲出大院,旋即像一阵飓风般腾挪转返,疾驰穿梭。

移动过程中,头颅脸恐狰狞,表情扭曲,大张的嘴巴释放笑声,笑声尖厉极其刺耳,甚至盖过天空雷鸣!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

轰隆隆!哗啦啦!

混合着阵阵雷鸣,夹杂着道道闪电,暴雨在不知不觉间达到最大值。

雨水密集到极致,密集到已不在像下雨,而是更像在倒水,天空竟似要把几十年才可下完的雨放在一起一次性倾泻光那般!

由于水量过大,雨滴不仅打的地面哗哗作响,甚至足以让人产生错觉,从而潜意识怀疑这到底是地面还是海洋?

若不是鼻腔还能呼吸空气,要不是眼睛还能目睹雨滴,何飞甚至都以为这里已不在是陆地,而是水下龙宫。

啪嗒!啪嗒!啪嗒!

奔跑仍在继续,逃亡仍在维持,每迈一步脚下总会腾起大团水花。

在无数冰冷雨滴的打击下,何飞被冻的身体颤抖面色惨白,话虽如此,然事实上他既没找地方避雨也没寻地方休息,而是至始至终冒出奔跑,就这样拽着小霞共同狂奔,沿村中道路意急奔,很明显,大学生清楚女螝可怕,深知目前还不到停下休息的时候。

他倒是顶风冒雨咬牙硬撑,但小霞却有些顶不住了。

少女此刻很冷,非常冷,诚然打小在乡村长大的他体质强于多数同龄少女,可她毕竟是女孩子,可以想象,在如此密集冰冷的暴雨浇灌下,少女愈发坚持不住,此刻的她全身颤抖,嘴唇苍白,哆嗦间,少女试图挣脱,一边挣扎一边朝何飞呼唤道:“何飞哥哥,我,我好冷,能不能别跑了,咱们……咱们找个没雨的地方休息下不行吗?”

合理的建议,合理的要求,但令少女顿觉愕然的是,询问方出,何飞竟头也不转高声拒绝道:“不行!不能停!停下就会死!”

小霞愣住了,她不理解为何对方会这么说,虽然刚刚曾亲眼见过女螝,但在少女的个人意识里依旧认将不接触水作为躲避女螝的有效办法,是啊,不是说只要没水就会安全吗?如今村里那么多民宅,随便找一家不漏水的房子躲进去不就好了吗?

少女是这么想的,现实中也正欲出言辩驳,然而……

未等张口,下一秒,一场突发事件却代替何飞回答了她,就这样展现出一幕极其残酷的可怕现实。

哗,咯啦啦!

奔跑期间,当途径一座民宅时,就见民宅竟然在暴雨中传来巨响发出轰鸣。

巨响由房屋坍塌导致,虽未完全倒塌,可顶端屋瓦却着实因承受不住暴雨冲击而解体坍塌!

一时间,大量砖瓦肆意横飞。

不仅如此,房顶坍塌之际,道路正前方,一棵不算太粗的小树亦紧随其后栽向地面。

小霞目瞪口呆。

不错,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何飞在大学里虽学的不是建筑科,可大学生应有的基础知识还是让他对这场罕见暴雨有了清晰认知,以这种雨量,以这种维持时间,钢筋水泥制成的高楼大厦或许还顶得住,但农村这种大多由砖瓦建造的民宅土房却实实在在承受不起,就连村长家那栋全村质量最好的民宅都已漏雨,其他民宅只会更惨!

躲雨?

说句丧气话,目前整个静桃村已经没有一处可供避雨的地方了,整个世界皆已成为水的海洋,水,无处不在,人,躲无可躲!

这就是现实,是何飞虽极度不愿相信可又不得不信的残酷现实!

且值得一提的是……

随着结论得出,本就思绪懊悔的何飞更加懊悔。

他的确万分懊悔,懊悔自己起初明明不愿消极躲避可最后还是因胆小放弃了主动出击,如果他一开始没有选择消极躲避,而是抢在下雨前想尽办法寻找生路解决问题,哪怕最终结果难以改变,可至少现在他不会如此懊悔,以至于陷入眼前这种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必死绝境中!

不……

也不能百分之百将其称之为必死绝境,至少不久前他从小霞那得到过一个重要信息,一个曾让他陷入狐疑,陷入迷茫,乃至到现在仍找不出答案而仅仅只停留在猜测阶段的关键信息。

不过,也正是源于这一不知真假的思绪猜测,如今却恰恰成为了自己和小霞能否活命的最后希望。

如上所言,一个仅仅只停留在猜测层面,未经证实,成功几率亦仅有百分之五十的解决办法!

简单来讲可理解为,何飞从始至终没有乱跑,而是极有目的沿途穿梭,目前正拉着小霞赶往村口,因为他即将做一件事,一件需出村方能动手实施的重要大事,也只有这样,他才能赌博,赌那仅有一半的生存希望!

(但凡有水的地方统统可算作女螝攻击范围,时间不多了,必须争分夺秒,无论如何都要抢在被女螝找到前做完那件事,执行那一旦失败就只能等死的玩命赌注。)

啪嗒!啪嗒!啪嗒!

暴雨冲刷下,奔跑仍在继续,顾不得身体冰冷,更顾不得过度淋雨是否发烧生病,一路腾挪穿梭,待途径过某胡同后,很快,前方村口映入视野。

“啊!不!不要出村啊,外面……外面有活尸,有好多见人就杀的活尸啊!”

果不其然,如果说小霞一开始还曾被屋塌树倒吓的不敢说话,那么,当亲眼目睹村口,当察觉身边青年竟然要拉自己出村后,少女登时被吓了花容失色,慌张之余,身体亦重新开始挣扎,忙表情惊恐肆意大叫,朝何飞大喊不要出村,毕竟谁都知道村外有活尸血人,有数不清的杀人活尸在村外荒野潜伏游荡。

少女心惊胆寒试图阻止,可惜没用,对目前正打算孤注一掷亡命一搏的何飞来说一切都不在重要,小霞虽在劝阻,但何飞不为所动,他依旧拉着少女拔足狂奔,拼命跑向前方村口,直到即将奔出村庄,青年才猛然侧头看向小霞,一边用冰冷目光盯着小霞一边对其说出了句话,一句令小霞无可辩驳的无奈真相:

“那么你认为留在村里咱们还能活多久?”

小霞不说话了,整个人彻底陷入沉默,沉默之余挣扎终止,其后就这样任凭青年拉着自己一步步朝村口接近,因为她清晰了,被何飞用一句话彻底点醒。

是啊,村外的确有大量见人就杀的恐怖活尸,可不出村就能安全了吗?留在村里就能活下去吗?

答案是否定的,如今暴雨不停,周围全是水的世界,而女螝又赫然是一只水螝,只要有水,女螝便能随时随地攻击他们,既然如此,在目前村内村外皆不安全的情况下,离开村子面对活尸和待在村里面对女螝,两者有区别吗?

十几秒后。

在何飞的带领下,二人脱离了村庄,双双冲出村口,继而踏足于村外荒野,先是直线前行奔跑片刻,旋即中途折转赶往右侧,朝那条离村不远的河流方向大步奔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两人跑出村庄奔向河流之际,何飞有所动作,在某股由然顿生的危机意识促使下手伸后腰,然后……

抽出匕首,抽出了那把早先曾救过自己但又从头到尾不知从哪冒出的锋利匕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人人小说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