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人人小说 > 仙侠玄幻 > 赤心巡天 > 第四百三十五章 阎罗天子

赤心巡天 第四百三十五章 阎罗天子

作者:情何以甚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2-01-25 05:48:14

那倏忽而来的漆黑脚镣,似一条双头之蛇。

漆黑的锁链是蛇身。

两个脚环,即是两个蛇头。

一头连在黑无常的手中,一头则向姜望噬来。气势凶狠,鼓啸风声。

但青衫带剑的姜望只将身一跃,也不知怎的一步踩去,便踩在了“蛇头”上!

此等身法,当真难见。

而他双足连踏,踩这漆黑脚镣而行。

那长长的“蛇身”,仿佛成为他横跨双方距离的链桥。

他所行即是坦途,他所至即为前路。

细看来,便知他不是直接踩在脚镣上。

他的双足之下,有青云印记隐现。

一步踏碎一朵青云。

那脚镣“蛇头”回转撕咬,却根本追之不及。“蛇躯”扭曲抖动,却根本脱之不去!

他的速度这样快,但他看起来如此从容,踏着凶狠的漆黑脚镣,却如行花香小径上。散漫,轻松,自然。

与双眸紧闭,沉毅如冷礁的秦至臻,形成鲜明对比。

轰!

风声被轰破。

手握手铐指虎的白无常拔身而起,矮胖的身躯里仿佛蕴藏着无穷力量。拳头轰爆空气,发出震动耳膜的炸响。

正面与姜望相迎!

漫步而行的姜望,顷刻身如飘萍,在空中无助游荡,以身不由己之剑,避开这一拳。而后踏碎青云,已转至这白无常身后,一剑横出!

这一系列动作变幻难测、飘逸至极,有一种难言的美感。

幽黑门户中踏出的这白无常,虽然强过那些鬼卒许多,但在姜望面前,却如三岁顽童,毫无反抗之力。根本回身不及,也避之不开。

但长相思横至半途,却是一收。

姜望收剑于侧后,一掌按在了白无常的后脖颈。

因为白无常身形矮胖,他甚至还屈了一下身!

不惜中断战斗节奏,也要收剑换掌,是为何故?

人们很快看到了答案。

在白无常身前,一根通体幽黑、尖端霜白的长钉破胸而出,斜冲向地面。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白无常,顷刻间干瘪下来,顿如云烟散!

那根可怕的长钉在空中又化为霜白之风,轻飘飘地向着黑无常吹去。

一直立在幽黑门户前闭眸不动,好像要永远缄默下去的秦至臻,这一刻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身前的黑无常甚至是直接松开了脚镣,回身折返,远远就避开了不周风的攻击范围,回归秦至臻面前。

刷!

而秦至臻一刀斩出,直接便将这黑无常拦腰斩断,杀灭当场!

他当然不欲如此,但现在已不得不如此。

那个向前说得没错,姜望此人的战斗才情,的确可称当世绝顶。

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几乎只是两次接触,就已经看到了他这门阎罗殿神通的运转方式。

阎罗殿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杀伐神通,看起来像是召唤鬼神力量类的神通,其实却重在强化自身。

但作为强化类神通,它又与绝大部分的强化类神通不同。

实际上的阎罗殿,是一个自具现之后,就不断改造环境、不断施加影响的、功能复杂的神通。

首先是外显具现,构建现世联系,征召鬼神力量,为自己所战。

当冥府鬼卒战死,消散的鬼神力量会和对手施加的杀力一起回转阎罗殿,更强的黑白无常继之。

黑白无常战死后,牛头马面继之。

牛头马面再战死,则生死判官出。

到了最后一步,生死判官战死时,一切力量加诸于身,整座阎罗殿进入巅峰形态,他将亲证阎罗天子身,横扫无敌!

而姜望只在冥府鬼卒战死,黑白无常现身后,就立刻洞悉了这种力量循环。

第一时间收敛范围道术,更是在交锋中以剑术形成欺骗,猛然钉出杀生钉,打了秦至臻一个措手不及。

那被钉死的白无常,直接被湮灭,半分力量也无回返。

秦至臻不得已之下,才出手斩杀黑无常,以自己完成阎罗殿的力量循环。

场外的很大一部分观战者,到此时才看出端倪来。甚至有很多,到此刻也不明所以。不知道姜望和秦至臻,一个浪费宝贵的战斗节奏,一个自斩黑无常,是在做什么。

当然,也更有强者一眼就认出了阎罗殿。那些背景极厚的,就算认不出来,也可以问出来。

而场上的姜望,却是只能完全依靠自己来分析判断。

他此前完全不知秦至臻展现的这门神通是什么,此刻也不知其底细。只是在战斗之中,不断地试探、捕捉、琢磨,迅速补充着“知见”。

秦至臻的反应,无疑佐证了他的判断。

果然,若是用一般的方式杀死这白无常,那黑幽幽的门户之后,就会涌现更强的存在。

而以杀生钉破之,却是打断了这种往继循环。

他进一步得出,这门神通的核心,是那幽黑门户所代表的力量。而秦至臻,将那种力量的核心部分,藏于虚空中!

心中计较不断,手脚动作不停。

青云印记现而又消,姜望脚步连踏,纵剑急趋。

凭借着平步青云仙术胜人一筹的移转之能,倏忽出现在秦至臻身前,一剑横割,分出生死线!

秦至臻却根本不与他交锋,只后退一步,退回那黑幽幽的门户中。

姜望反手一拍,杀生之钉化作霜风,轻飘飘吹落。

杀身殒命不周风!

呼~

令人神魂生寒的不周风吹过,那黑幽幽的门户碎在当场。

然而姜望却拧起眉来。

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力量的湮灭,不周风刚刚什么也没有吹到,只是吹碎了空气。

果然,这幽黑门户只是某种力量的投影。

真正的力量核心,却是秦至臻先前一直闭眼在虚空中所做的经营。

哪怕是以不周风的杀力,也无法隔着现世与虚空的距离,将其摧毁!

难办了!

先时的剑花焰雀和八音焚海,都是直接消失,想来是被引导去了虚空里。而他的不周风吹过后,消失的却是那投影,足以说明,不周风的杀力,非那扇门户所代表的力量能够引导,也真正能够对其造成伤害。

但尽管如此,在秦至臻完全避战的情况下,不周风也只是空具杀力!

该如何办?

姜望急剧思索着办法。

在演武台的另一个角落,恰又出现一道黑幽幽的门户,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

秦至臻挺拔的身形提刀而出,这一次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全新的、神话中的存在。

一者牛头人身,身材雄壮,手持钢叉。

一者马面人身,身形高瘦,手持长矛。

是为牛头、马面!

与那黑白无常一般,亦是常见的请神形象。

哪怕时至今日,在不少地方,也有召唤牛头马面的请神之法流传。

他们并非真正的神祇,幽冥世界里也并无真正占据神位的牛头马面存在。

所谓的阎罗天子、生死判官、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都是神道大昌之时,那些强大修士以伟力凝聚的神话形象,便于在战斗使用。

非要说的话,这些被请之“神”,都是人族所敕封。

其意义在某种程度上,近似于浮陆上的修行者以图腾替代神祇。

说是“请神”,也不过是一个便于奴役驱使的符号,是另一种形式的战斗傀儡罢了。

只是这些神话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流传到如今,也有了不少人口耳相传的故事。

当然,“神话”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领域,有真正的“历史”,也有半真半假的传说,有指代古老时代的信息,也有完全的胡编乱造。

非经历悠久岁月的强者,不足以完全洞悉。

大多数时候,听听便罢了。

姜望曾经在濒死前,也恍惚见到过黑白无常,那是神话传说留下的、根深蒂固的印象,是一种幻觉。修行到如今层次后,他早已洞悉了黑白无常的真相,对牛头马面也没什么惧意。

神道?

已经被时代淘汰了的修行之法而已!

秦至臻携牛头马面甫一出现,姜望便顷刻踏青云而至。

然则秦至臻同样果断,直接回身便是两刀,横竖刀锋锐绝伦,当场将牛头马面斩死!

牛头滚落,马首高飞。而后同身躯一齐崩解,坠入那无尽的幽暗中。

这牛头马面的气势强大之处,的确胜过黑白无常,但强大的幅度,并不如冥府鬼卒到黑白无常那样夸张。

这是因为白无常的力量平白被湮灭掉了,没能回收阎罗殿。

事已至此,秦至臻不做其余指望,索性完全放弃了掠取更多力量的可能,自斩牛头马面。只求尽快将阎罗殿催动到最后阶段,显化阎罗天子真身,以现阶段极致巅峰的战力,再来横扫战场!

姜望虽然不够了解阎罗殿,不知发展到最后阶段,秦至臻这门神通会展现什么威能,但也可以想象到一二。

随着时间的流逝,从那幽黑门户里走出来的存在只会越来越强。

面对这种无法摧毁、且越来越强大的对手,那种恐怖的压迫感,非常人所能想象。

几乎可以类比于燕枭。

而燕枭的存在,差点压垮了整个森海圣族!

姜望当然具有百折不挠的意志,一直在积极地想办法,积极地进攻。

但他一剑斩来,仍是无获。不周风吹去,依然只碎投影。

太难!!

秦至臻明明有强大的战力,却根本不与他交战。

一心利用行走于虚空的能力,不断游走,不断蓄积力量,只求神通的蓄积。

完全可以预见——

等到其人最终出手的时候,必然是石破天惊!

阎罗殿本非无解之神通。

此类神通,最大的弱点,往往就在神通本身。

因为它必须要具现出来,勾连天地,才可以不断地制造影响、蓄积力量,不断地进阶。

若是能直接攻击此类神通的具现物,将其击碎,甚至是以不周风吹为飞灰……

该神通自然破解。

姜望虽然不够了解阎罗殿,但也在不断的交锋中补充了一些“知见”,推测到了一二真相。他不断地追逐,正是出于此意,想要击破秦至臻的神通显化。

但秦至臻神通显化的阎罗殿……

筑在虚空之中!

如何在虚空之中具现阎罗殿,如何让阎罗殿神通在虚空中也能与现世建立起联系、影响到现世,如何在虚空沟通鬼神之力降临现世……

在秦至臻做到之前,这些几乎都可以说是无解的问题。

在秦至臻做到之后,也很难有第二个人再效仿。

因为不是谁都有炼虚神通,能够自由行走于虚空,也不是谁都能把炼虚神通开发到这种恐怖程度的。几乎是把神秘莫测的虚空,当成了自家后院。

而当秦至臻做到了这件事情,他就已经弥补了阎罗殿最大的弱点!

阎罗殿具现之后,藏匿于虚空。隔着虚空制造现世影响。

一般的修士,哪里有进入虚空的能力?

就算能够进入,在茫茫虚空里,又能去何处寻找?

再退一步说,就算通过现世的联系找到了,又有谁敢在炼虚神通的拥有者面前走进虚空?

现世之中,姜望可以跟秦至臻打得如此焦灼,但是在虚空里,恐怕撑不过十息!因为虚空是秦至臻的主场!

难!难!难!

观众想破了头,也想不到姜望该如何破局。

而场上牛头已死,马面已消。

他们眼睁睁看着秦至臻再一次出现在演武台上,连带着那黑幽幽的门户投影。

以及其人身后,一个大步走出来的、表情严肃、身穿官服的神话身影。

左手托生死簿,右手执勾魂笔。

正是生死判官!

在神话传说中,赏善罚恶、勾命划寿的存在。

强大的气息散于四周,仅从气势看,就比那牛头马面不知强出多少!

令人绝望的,何止是这生死判官的强大呢?

人们没有办法不去想,当如此强大的生死判官走回阎罗殿,再一次降临现世的,又将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而演武台上,那一袭青衫如故。

其人面容如故。

眼神如故。

剑也如故!

倏忽又踏云而至,又纵不周风而杀。

这人仿佛永远不知道放弃为何物。

这种攻势显然是徒劳的!

结果也一如人们所想,好像的确没有任何变化。姜望拼了命地赶过去,却什么都没能留下,秦至臻就已经消失。

不周风,吹了个空。

不对……

有人发现了不对。

这一次姜望来得太快,新走出幽黑门户的生死判官又太强大,秦至臻根本来不及将其斩死,便拉着判官,一起退回了虚空!

表面上看,姜望的确又无功而返。

但他分明已经拖延了秦至臻往神通最终阶段的演进。

阎罗殿藏于虚空,的确解决了这门神通的最大弱点。但另一个问题在于,藏在虚空的阎罗殿,一定需要消耗炼虚神通的力量。

也就是说。

它有时间的限制。

它的限制时间,就是秦至臻的炼虚神通,还能够支持的时间!

这便是问题所在。

如此一来,姜望的步步紧逼,就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对耗。

若是耗到秦至臻炼虚神通的极限,秦至臻还没能成功斩杀生死判官、进入阎罗殿的最后阶段,那么姜望在这一阶段的战斗意图,便已经完成了!

看台之上,叶青雨眸泛异彩。她有着令人惊艳的修行天赋,但她也从来都知道,姜望的战斗才情世间难寻。

从庄国三山城玉衡峰的第一次接触,再到迟云山,以及今日这观河台。

当年那个独自走下登云阶的孤独背影,哪里是往下走?分明是一步一步,走到了更高处。

也走到了眼中来。

旁边的叶凌霄并不说话,也并不表露任何情绪。但心中忍不住感叹。

这个姜望,在战斗中的确是不放过任何一点机会,也真是有绝佳的战斗才情,常常能在不可能中创造可能,在没有机会的情况下,创造机会。

这一点弥足珍贵。

不知姜安安,往后能够承其几分!

即使是骄傲如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他横看竖看不顺眼的家伙,很有几分他年轻时候的风采!

至于有几分……

看在姜安安的面子上,姑且算三分!

且不提场外人如何看。

场上秦至臻与生死判官的身影,倏忽出现又消失。

姜望更是直接开启了第二内府秘藏追风,踏着平步青云仙术,一次次地追击,又一次次落空。

双方在这演武台上,展开了近乎疯狂的追击战。

一时间整座演武台上,到处都是黑衣刀客与幽黑门户、生死判官的残影。

而青衫如电折转,像一道青电,将这些残影一一勾连!

其实……

失去了声闻仙态的加持,姜望的剑术并不能够与秦至臻的刀术相比。

但他不但不拉开距离,反而不断迫近,展现出一定要将其人斩于剑下的气势。他反而要逼得秦至臻选择拉开距离!

他先破其斩三世修罗刀,再破其炼虚八极刀。

如何不能证明他的剑术比秦至臻的刀术更强?

他先时倚仗的是歧途和声闻仙态,对方可不知。

此时他咄咄逼人的姿态,瞧来更是有恃无恐。简直是手拿把掐,因而敢横冲直撞。

哪怕秦至臻窥出他的破绽来,也不免考虑,这是不是陷阱!

事不过三,而他已经在刀术剑术的对决上,吃过两次亏了!

避其锋芒并非是失了锐气,难道在清楚斗昭斗战七式之威的情况下,还要主动与其近身分生死吗?

更何况他已经在虚空立起阎罗殿,阎罗殿已经演进到如今关头。他只需要把握住最后阶段,就能够享受稳当的胜利。

不必再争近身。

站在秦至臻的角度,他的选择当然无错。

在很多观战者的眼中,亦然如此。

但也只有姜望自己最清楚。

相较于开启五府同耀、掌握绝顶刀术的秦至臻,他的剑术本应是短板。

事实上也的确是。

无论在力量上,还是技巧上,都有不如。

但是在实际的战斗中,他反倒让近身搏杀,变成了秦至臻的短板!

错误的共识,也是共识。

所以他能够步步紧逼,秦至臻只能够不断地避让,极力避免近身。

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在经营阎罗殿,为了走向更稳妥的胜利。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说明,他面对姜望的剑,已经不够自信!

那个说出“我的拳为此境绝顶,我的刀更在拳术上”的秦至臻,在斩三世修罗刀被破、炼虚八极刀无功而返后,已经承认姜望的剑或许更强。

渭水边那个古飞剑传人的那句话——

“所谓天下内府第一,我只认齐国姜青羊!”

彼时伴随着那柄照耀天地之剑,已在他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又在今日这一场战斗中,被一剑一剑,刻得更深邃。

铭刻于心!

当然,秦至臻绝不是不能够面对现实的人。这世上有人剑术强过他的刀术,不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

这也并不能够决定胜负。

姜望想要无休止地耗下去,他当然不能够同意!

既然怎么都无法摆脱,那也要接受稍次的结果。

当秦至臻再一次走出幽黑门户的时候,毫不犹豫,就是一刀斩落旁边的判官之身!

黑锋如夜。

横竖刀顺利斩断这判官的左臂,在那本生死簿的崩溃中,从左侧斩进判官的躯体,意欲将其两分。

但有此一顿,姜望已至!

秦至臻刀至半途,便见得一根幽幽冷冷的长钉疾飞而来,钉入判官的右臂中,那持勾魂笔的右臂,整个消失!

在阎罗天子真身降临前,对于阎罗殿的绝大部分的攻击,都会被阎罗殿所吸收。但恰恰不周风屠神灭鬼、杀身殒命,不能够被阎罗殿所容纳。

对于姜望的这一道神通之风,秦至臻已经印象深刻。

他来不及彻底将判官斩死,便用这横竖刀挑着判官,立即后撤一步,再次消失于虚空中。

现在每一份力量的湮灭,都会反应到最终阶段的阎罗天子真身上。白无常被湮灭,黑无常、牛头马面,都没能吸纳外来的力量,生死判官也没有那样的机会。

可以预见的是,最终阶段的阎罗天子真身,已决计无法呈现巅峰。

秦至臻自然也早就察觉了姜望的战斗意图,知道姜望想要消耗他。但之前还是想再试一试,想要尽可能的完满。

现在则是面对现实,宁可遭受一些力量的损耗,也要阎罗殿能够顺利演进到最后的阶段。

当然,他也会尽力争取,让这种损耗尽可能变少。

可惜阎罗殿最终是要作用于现世,“判官”之死也必须在现世发生,不然何至于这样麻烦!

秦至臻一手提着判官,在虚空中行走,开启虚空缝隙观察现世。正要踏出之时,忽然看到一袭青衫踏云而来,一缕霜风指间微旋!

隔着虚空与现世的距离,他当然并不在意,只是如果还从这里走出去,在这么近的距离里,手里的这个判官,难免要被剐下一层肉去,大大影响最后的阎罗天子真身状态。

他倏而折身一转,已经行至另外一边,正要踏出时,赫然发现,那一袭青衫又至!

不周风盘旋半空!

一次是意外,两次就是“意所料”。

秦至臻目沉如水,提着生死判官又复转移,果然,人还未踏入现世,那一袭青衫已先至,不周风随之吹到。

毫无疑问,姜望已经知道他要从哪里出来,故而才能提前“堵门”。

其人的意图也非常明显,就是想要一直把他堵在虚空里,堵到神通之力消耗殆尽为止,堵死在虚空中!

但问题是……

对方何以能够洞彻虚空现世之间,窥伺到他的形迹?

秦至臻立即想到了姜望可怕的神魂力量。遍思所有,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是用某种难以察觉的神魂手段,留下了印记?

难道先时魂衣并未脱尽?

如此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先前他的刀,能够被轻易抵住。

立于虚空中,秦至臻并不踏出,目光沉沉,仿佛隔着虚空跟现世的界限,与那姜望对视。

而五府神通之光混同一起,瞬间涤荡全身,遍见肌肉骨骼,照耀五府两海。

通身光芒大放,然而……

却什么也未寻见!

身体里不存在任何异样的神魂力量。

什么样的神魂力量,竟然可以逃脱天府之光的照耀?

秦至臻确认自己的神魂战力及不上对手,因而也无法笃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看清楚”了。

如项北、姜望这种神魂之力格外强大的对手,有超脱他认知外的神魂手段,也未可知。

在茫茫虚空之中。

秦至臻轻叹。

这声叹息,在虚空里,根本叹不出声音来。

他不想承认。

可他不得不承认,面对姜望,他果然没有任何保留的余地。

那个古飞剑传人或许并没有夸张,姜望此人绝对是天底下最顶级的那几个内府之一……

但非最强!

内府最强者有且只有一个,他为何名,最强为何名!

在现场观战者的眼中,只看到偌大的演武台上,那秦至臻迟迟不再现身。而姜望一人独剑,引动不周风,踏云飘渺,倏忽来去。

瞧来是说不出的潇洒。

却难免叫人疑惑——他在干什么?

一个隐在虚空不动,一个满场乱飞,他们在干什么?

只有少数人能有相应的推测,更少的人才能够看得清楚,此时此刻的姜望,正将秦至臻堵在虚空中,生生消耗秦至臻的神通之力!

越是强者,越是心惊。

而对于姜望来说,他的手段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是模仿林有邪的念尘,留下了一点神魂力量罢了。

他当然不可能重现念尘,完全做不到林有邪那种“如心系尘”的效果。甚至于哪怕是林有邪亲自来布下念尘,也不可能逃得过五府同耀之光的照射。林况复生还差不多!

姜望能够避开秦至臻的洞察,只是因为,他并没有把隐蔽的神魂力量放在秦至臻身上。而是在以不周风吹碎那生死判官的手臂时,将神魂力量放在了那生死判官的身上!

这是灯下黑。

对秦至臻来说,他很难想到,姜望在全力试图湮灭生死判官的同时,居然还要花心思留下一点什么记号。

因为若不是全力以不周风来湮灭,根本不可能来得及阻止他,更别说在他斩杀判官前对判官造成什么损害。而若是真的全心以赴,既然要以不周风把生死判官彻底湮灭,留下记号又有什么意义?

秦至臻还没有意识到,他一直在拔高姜望的强大。

从渭水边向前留下的那句话开始,一直到这场战斗中姜望不断地带来意外,在他心里,姜望这个形象的强大,在不断拔高。

正是因为他对姜望剑术水平的错误认知,让他放弃了近身搏杀的更多可能。也因为对姜望神魂手段的高估,让他放过了继续搜寻。

他不觉得他能够找出姜望隐藏的神魂手段了。

他不准备再找。

下一场战斗下一场再考虑,此刻他全身心地投入这一战中,要赢得给他带来极致享受的这一战,摘取最为甜美的胜利果实!

人们只看到——

在古老的演武台上,阎罗殿的投影门户再次出现,秦至臻提着判官倏然踏出。

这是新的选择!

提前赶来的姜望屈指一弹,三枚杀生钉呈品字型并射而至。

轰轰轰轰!

在秦至臻身周,忽然有漆黑铁壁拔地而起。

霎时将他四面合围!

俨然有隔绝天地之规,将赶来的姜望阻于其外。

是为神通,铁壁!

这是一个相对普通的神通,但在秦至臻的手里,它绝不平庸!

或者说,世上从来就不存在平庸的神通,只有才能平平却幸运摘得神通种子的、平庸的人!

这是绝对意义上的防御神通。

不像星轮那样,抵挡承受范围内的致命伤害。

也不像雷音塔那样,随神通所有者而走,防御对手攻击的同时,也不影响神通所有者的进攻。

铁壁隔绝敌我。

在放弃了进攻可能的同时,也全方位提升了防御能力。

在秦至臻的手中,真正做到了“风不能侵,雨不能落,刀不能伤,箭不能入!”

他曾经在虞渊之中,以此神通隔绝修罗,为战友断后。

他也曾在千军之中,以铁壁筑成斗室,顶着无数攻击,强杀敌将于阵中。

今日他本来准备以此神通,在迎战黄舍利之时,为自己营造恢复阎罗殿的机会。

但姜望逼得他此时不得不出!

既然铁壁现,他亦无须再保留。

只见那杀力无匹的杀生钉、轻松洞破吞贼霸体的杀生钉,肆虐全场,驱赶得秦至臻到处闪躲的杀生钉……的确凶威滔天,一瞬间便钉入了铁壁。

却只钉进了半截,就再难寸进!

而铁壁形成的堡垒中,有恐怖的气息开始发散。

毫无疑问,秦至臻必然已经在其中斩杀了生死判官,只等阎罗殿的最后阶段到来。

待得铁壁退却时,阎罗天子将降临现世,横扫人间!

……

……

……

……

(一号八千字,二号一万,三号又是八千。连肝三天了,来点月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人人小说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