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人人小说 > 其他 > 探宝修真在都市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存在的未来

她有些失落,但还是打起了精神,道,“商懿纪念馆我可是逛过好多回了,春分六光我也见过几次,她的一些故事啊,我都倒背如流,那……我就从第一间屋子讲起吧。”

“第一间屋子摆放的都是商懿幼年的纪念品,代表作中的木马模型,是她第一次仿画作绣,绣出来的成品,她从小就对刺绣感兴趣,这幅作品可谓是她成名之始了。”

“第二间的作品,我跟你们讲过详细的,也就是她与她的青梅竹马一同为皇太后贺寿,被赐名赐婚。”

说到这,汪文迪抬了抬手,示意打断她一下。

他问道,“那天你离开之后,我们去了后面四间屋子,第三间和第六间里的绣品……是从最开始就照不亮的吗?”

“不是的,”贺端阳收敛了笑意,惋惜答道,“商懿纪念馆刚成立那会儿,正好就在春分前,所以我的奶奶曾经有幸见过第一次的春分六光,她有给我讲过,六幅绣品,都是完整的作品。”

“但是仅仅只有那一次,后来第三间和第六间里的作品就再也没亮过。”

汪文迪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贺端阳道,“第三间屋子里的绣品,是一幅鸳鸯图,但正如屋子里的陈设一般,鸳鸯一左一右,画与绣也是一左一右,互不相干。”

“我奶奶还在世时,给我念叨的最多的故事就是这一段,以前我小不懂,后来懂了我也始终不信。”

“商蕤宾与子季暑被赐名赐婚后,本定居国都,夫妻恩爱,生活幸福,后来,商懿想要回到她学习刺绣的故地,把这项艺术传承发扬,但是子季暑的事业那时在国都发展的很顺利,所以两人出现了分歧。”

“最后决定,子季暑暂留国都,等事业稳定后,再去与商懿会合,商懿则回到了静海。”

“我奶奶说,分隔两地的感情最终都会逝去,我不否认她的说法,但我总觉得,商懿与子季暑既是青梅竹马,又有皇恩浩荡,而且只是暂离,又不是长期分隔,最终还是会幸福的在一起的。”

熊巍差点打翻了面前的水杯,他低头弯下腰去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小橘子,用平静的问题将这个插曲带了过去,道,“后来呢?”

贺端阳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认为我的想法是对的,在第四间屋子中,绣品是一幅格桑花田,格桑花的花语,代表的就是幸福,后来他俩肯定是重归于好了。”

“这样商懿才能安心搞事业呀,所以在第五间屋子中,她的绣艺传到了海外,世界各地都知道了她的艺术,那幅绣像也是她一生中最高的成就,背后肯定离不开她丈夫的支持!”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里的爱意再度亮了起来。

汪文迪把她的说法视为了一种可能性记下,追问道,“最后一间屋子呢?原本作品的内容是什么?”

她想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答道,“抱歉,我不记得了。”

贺端阳所知,大部分内容都是来源于她已经去世的奶奶,她本人是没有见过最后一幅作品的,而且她的重点一直放在中间两幅上,加上时间久远,不记得也属于正常。

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正这么想着,又听贺端阳给出了另外的办法。

她道,“但是有个人一定知道最后一幅图的内容。”

“谁?”

“木姐。”

贺端阳解释道,“因为商懿纪念馆就是木家与静海市政府合资建的,最初的时候,木姐的妈妈还亲自去当过导游,商懿的故事,她听得比我更多!”

张霏霏皱了皱眉,道,“可是她现在应该还没醒。”

汪文迪又把话题抛给了瞿星言,问道,“阿瞿,你和月歆在虎山发现了什么?”

沉默。

半晌,贺端阳主动起了身,道,“那个,我去超市买点零食,一会儿回来。”

她颇有眼力见的离开了现场,毫无抱怨。

陈月歆枕着双臂靠在沙发上,道,“用不着吧,反正我们说的话,她也听不懂。”

汪文迪道,“她是自己走的,随她去吧。”

瞿星言并未表态,他淡然道,“我和月歆去了第三阴所在的地方,本来想趁着天亮进去的,但没能进去。”

“有一道锁,在墓门之后。”

汪文迪思索推测道,“会不会是因为第二阴与第二阳那时还未完全解开的缘故?”

瞿星言摇了摇头,道,“不是,那锁存在了很久,而且是防止墓穴与外界有所交集的阵法,也就是说,是除了死魂锁之外的第二重保障。”

死魂锁已经被破解,被锁的魂灵按理来说会第一时间出来活动,但正是有了这第二重锁,魂灵依旧被控制在棺内。

张霏霏摸了摸发凉的手臂,道,“这也太残忍了吧?”

“具体是什么术式?破解之法呢?”汪文迪搂住她的肩膀,严肃问道。

“不知道,”瞿星言顿了一下,随后手中化出一样东西来,道,“只找到了这个。”

他将掌心摊开,赫然是几缕头发。

陈月歆道,“这和我们在商懿纪念馆最后一间屋子里交手的那玩意儿,好像是一致的。”

瞿星言补充道,“对,所以这个阵法和死魂锁一样,是利用某物为媒介,禁锢死魂的诅咒。”

汪文迪接过发丝,细细查看,一边道,“不过这样咱们也可以肯定了,第三处阴地,不是虚墓,里面是真的埋着一个藏有天大秘密的人。”

“关键是如何进去了?”熊巍搭话道。

“要先弄清楚第六幅绣品的内容,从中找突破口,”汪文迪点头,脸上的神情又变了变,道,“不过墓主的魂魄被压抑这么久,恐怕有变……一旦闯入,还得想个万无一失的法子。”

说着,他取出了人鱼长老给他的水晶球,自言自语道,“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提示。”

见其余三人疑惑的神情,他又把预言一事讲了一遍。

“五年零七个月又十三天?”瞿星言念叨道,“这么准确?”

他似乎想要挑战一下权威,手里已然出现了他的三枚铜板。

铜板被他仍在空中,在空中转了几个圈之后,通通掉在了地上。

毫无阵型可言,三枚铜板在地上叠在了一起。

陈月歆问道,“算了个什么?”

瞿星言眼中的墨色似乎被搅乱了,变得更加黑不见底,他收回铜板,抬头沉声答道,“我随手算了一个未来的时间。”

“卦象显示……在你说的那个时间节点后,没有未来。”

“五年零七个月又十三天后,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五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张霏霏揪着汪文迪的手,眼神中有一丝泄露的慌乱。

汪文迪知道她想起了什么,此前的凶杀案中,尹鸣蜩曾经留下的那句话,他说张霏霏在五年后,身心都会受到重创。

这两个时间点离得很近,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他把她拢在怀里,轻柔的拍着她的后背。

熊巍默默的收拾着茶几上的东西,他很想说点什么来激励大家,但他知道在座的每一个都不是弱小之辈,五年,他也有必须要实现的目标。

这绝不是用来给他们颓废伤心的,而是用来激励他们,尝试去阻止、改变这一切。

“无论发生什么,我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个世界没有的。”

先说出这话的居然是陈月歆,她站起了身,眼中暗火熊熊,这个世界对九天玄女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东西。

她看了一眼张霏霏,力量会因为守护而强大。

玄女是这么告诉过她的。

“喂喂,那可是我的台词啊!”汪文迪笑道。

看着自己伙伴的状态,张霏霏感觉心中踏实了不少,她长舒了一口气,自己也要继续变强才行呢。

一直到当天深夜,汪文迪还是没想好怎么开启这段水晶球之旅。

过去与未来之事,他曾在织造神女给他设下的黄泉星阵中看过一些。

那是助他克服心魔,他知道,但是有些画面,他的确不想看见第二次。

瞿星言倚在窗边,没打算插手这事儿,只是单用眼神在催促他果断些。

“嘛,早看晚看总是要看的。”汪文迪与他对视一眼,盘腿坐在了床上,将水晶球托起,把自己的灵力注入了其中。

恍惚间,他好像化作了一条鱼,畅游在魔幻的海洋中。

那些泛着奇异光芒的画面,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有张乘风送他下山、有他遇见高玉绳、收服朱雀、为其取名为陈月歆。

有张青阳,有宋莺时,有织造神女,有周孟春。

有韦寒食和花飞月,有乐清和和杨花朝,有奈落之处的老板和桃缘。

有破空现世、灵力翻涌的青龙!

所有的一切,都是实打实的经历过的,在经历中,累积感情。

画面一转,金光变作了幽幽的紫色,展现在他面前的,好像是一幅被泼了水的水墨画,线条延展却模糊,让他只能看清画的大概,却看不清详细的东西。

有一只鸟,散发着五彩斑斓的光芒,在高空中盘旋,下面是一片曼妙的花田,好祥和的景象……是凤凰吗?



   云闪付高额信用卡办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人人小说移动版